新聞聚焦

71年前 ,人民政協曾在這里啟航(下)
發布日期:2019-10-01

  (四) 就在民主人士準備北上的同時,1948 年 8 月 1 日,一次匯聚解放區和國統區 500 多名代表,共商中國工人運動發展大計的會議,在哈爾濱兆麟電影院(原兒童電影院)召開。時任中國勞動協會理事長、民革中央常委的朱學范,在大會上作了《關于國民黨統治區職工運動》的報告,號召國統區工人階級團結起來,推翻國民黨的反動統治。 朱學范之子、民革中央原副主席朱培康回憶說,到了哈爾濱以后,朱學范到農村工礦調查研究,一路上他了解到中國共產黨深得人民的擁護。在給李濟深的信中,朱學范這樣寫道:“范到哈爾濱已經有一個月了。住在這里受到了中共熱情招待……在哈市與沿途經過之城市,看到的人民都是喜氣洋洋,有了生氣。”朱學范還把自己在東北解放區的見聞,寫成《新東北的新氣象》,發表在《東北日報》上。 9 月 29 日,朱學范從全國總工會的住所搬到了馬迭爾賓館。隨后,中國民主促進會創始人王紹鏊,時任東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東北地區民盟組織負責人、被譽為“東北人士的楷模”的高崇民,也來到馬迭爾賓館與他們會合。 對民主人士來說,哈爾濱充滿著異域風情和神秘色彩。據《蔡廷鍇日記》記載,他和沈鈞儒等四位民主人士 9 月 30 日參觀了哈爾濱市市容。“查該市建立僅 50 余年,俄國沙皇時代即是俄租界,建筑、街市民房均屬西化,古跡甚少。抗戰慘勝后,蔣介石乘勝余威,收編偽滿匪軍,擴充其勢力已達該市,并利用土匪特務殺害中共重要軍官李兆麟。中共為不忘李功勛,市內設兆麟公園、影視場、學校等紀念。”這一年的松花江,出現了冰封后重又解凍的奇觀。目睹這難得一見的自然盛景,沈鈞儒以《松花江封后復開》為題欣然賦詩“:江心凍后見奔湍,雪意連潮亦欠酣。地氣也隨人事轉,從今北雁不須南。”

  (五) 在馬迭爾賓館二樓,有一間不足 60 平方米的會議室,如今既是會議室,也是歷史陳列室。歐陸宮廷風格裝飾映入眼簾,70 年前的米黃色墻壁依舊,歐式門窗、座椅、吊燈和壁燈依舊。 與 70 年前不同的是,墻壁上整齊懸掛了沈鈞儒、譚平山、章伯鈞、蔡廷鍇、王紹鏊、朱學范、高崇民、李德全等人的肖像,及 1948 年在此會議室達成的“新政協諸問題座談會”發言實錄、《關于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的協議》的內容介紹等。1948 年 10 月 21 日、10 月 23 日、11 月 15日,三次“新政協諸問題座談會”在這間會議室里召開。 10 月 21 日,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共中央東北局負責人代表中國共產黨與沈鈞儒、譚平山、 章伯鈞、蔡廷鍇、王紹鏊、朱學范、高崇民,就《關于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草案)》交換意見。座談會主要討論的議題是新政協的性質和任務。 “沈鈞儒:民盟為維護政協決議和反對內戰、爭取民主的斗爭,贏得了全國人民的贊許,民盟和中共的關系益加親密,促使民盟同志更加成熟,更加進步。”“譚平山:新政協是中共和各民主黨派分擔革命責任的會議,而不是分配勝利果實的會議。為著爭取革命的提前勝利,是要大家多負責任的,而領導的責任,更不能不放在共產黨肩上,這是歷史發展上一種不容放棄的任務。”“朱學范:沒有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任何革命統一戰線也是不能勝利的。”……23 日,與會的民主人士就籌備會的組成單位、新政協的參加者、新政協重要討論事項、如何成立中央政府問題,以及籌備會召開的時間、地點等細節問題提出了意見和建議。此后的半個月時間里,哈爾濱,西柏坡,香港……《關于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草案)》反饋意見和建議,在遠隔萬水千山的三地傳播。一封封電報、一段段字斟句酌反復推敲的文字,成為中國共產黨人與民主人士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見證。11 月 3 日,中共中央就沈鈞儒等在協商討論中提出的意見和建議給出答復。 與此同時,又一位引人注目的民主人士由莫斯科來到哈爾濱,下榻馬迭爾賓館。她就是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的夫人李德全。 兩個月前,馮玉祥夫婦及子女從美國啟程,回祖國參加新政協籌備工作。途經黑海時,輪船起火,馮玉祥和小女兒不幸罹難。李德全化悲痛為力量,繼承馮玉祥遺志,為和平民主的新中國而奮斗。11 月 15 日,第三次座談會召開。中共中央東北局負責人,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代表中國共產黨與 8 位民主人士,就中共中央 11 月 3 日的答復再次進行商談,各位民主人士完全同意中共中央的答復,同時提出了兩點新的建議。一是新政協由中共和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和各地區代表一共 38 個單位組成,每個單位有 6 名代表。二是假如有增加單位的提議,可隨時協商,由籌備會正式決定。 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原副主任卞晉平說,正式的開會協商是三次,會下的溝通思想、相互交談就有無數次了……這些民主人士剛來的時候,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淵源,經過反復協商,共同為召開新政協的籌備會,達成了一致意見。 黃小同說,到了討論的最后,決定如再有增加單位的提議,可以隨時協商。實際上,這等于給當時在觀望和猶疑的國民黨方面的開明人士和進步力量,開了一個大門。“這些民主人士在馬迭爾賓館協商討論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關于建國程序的變化。”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副巡視員趙士剛介紹,章伯鈞、蔡廷鍇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議說,新政協即等同于臨時人民代表會議,即可直接產生臨時中央政府,這一點是當時非常需要的。這為1949年由人民政協代行人民代表大會職權,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起到了重要作用。

  (六) 在哈爾濱政協文史館,陳列著一份時間落款為“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廿五日”的手稿復印件。這正是誕生于馬迭爾賓館的關于新政協的一份歷史性文件——《關于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的協議》。 這份協議對新政協籌備會做了明確規定:新政協籌備會由中共及贊成中共中央“五一口號”第五項的各主要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及無黨派民主人士共計 23 個單位的代表組成;籌備會的組織條例由中共起草;籌備會的地址預定為哈爾濱……關于新政協確定為:新政協的參加范圍必須排除南京反動政府系統下的一切反動黨派及反動分子;擬由中共及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各區域、人民解放軍各單位共計 38 個單位組成;時間擬定在 1949 年;新政協的兩項重要議題,一為共同綱領問題,一為如何建立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問題……至此,這項牽動人心、中國共產黨同民主黨派代表協商開啟建國程序的文件討論勝利結束。 這是民主人士到東北解放區后,在新政協籌備活動中取得的一項重要成果,是籌備新政協活動的第一份正式文件,也是多黨合作產生的第一份重要文件。整個討論過程,是民主協商的過程,是凝聚共識的過程,也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一次成功實踐。 從 1948 年 10 月 8 日周恩來率中央統戰部在西柏坡擬定《關于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草案)》算起,到 11 月 25 日達成正式協議,歷時 49 天。 從金秋到銀冬,哈爾濱歷經時節的變化,馬迭爾賓館也因此成為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形成的重要歷史見證地之一。全國政協副秘書長、民革中央副主席劉家強說,它為后來新政協籌備會的成立、人民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的召開、中央人民政府的組成乃至新中國的誕生,都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

  (七) 1949 年春天,中國共產黨七屆二中全會批準由中國共產黨發起的關于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及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建議。隨著北平迎來和平解放,中共中央決定將新政協籌備會議的地點,由原定的哈爾濱改為北平。 6 月 15 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在北平中南海勤政殿開幕。 9 月 17 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二次全體會議,正式決定將新政治協商會議定名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 9 月 21 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以此為標志,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模式開始形成。各民主黨派成為新中國人民民主專政政權的參加者,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與共產黨一道擔負起管理國家和建設國家的歷史重任。

  (八)回首往昔,在東北和全國解放戰爭不斷取得勝利的關鍵時刻,中國共產黨與民主黨派的代表,成功探索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種嶄新的民主形式——協商民主。哈爾濱,這座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城市,承擔并見證了籌備新政治協商會議,啟動協商建國程序的歷史重任,在中國歷史上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頁。 放眼今朝,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成為我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協商民主已經發展成為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 壯闊東方潮,奮進新時代。中國共產黨與民主黨派、民主人士始終肝膽相照、同舟共濟,一同向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攜手奮進,創造新時代的輝煌和更加美好的未來。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關閉]
  主辦:政協哈爾濱市委員會 制作:哈爾濱新聞網
  備案號:黑ICP備05009145號
  紀檢監察電話:0451-86491902  
舟山飞鱼走势怎么看